用完紙,只剩包書法用宣紙的包裝紙。紙張不大,平時臨開放大的石門頌只能寫幾隻字,所將又重臨麻姑仙壇記。

對仙壇記有特別偏好,可能因為書法名家多出於此帖,林散芝就是其中一名。今次是背臨,寫出來的字無甚特別,有些像古人寫公文的實用書寫,不像今人創作多多。本人正是為顏字的平實而謎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