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向都是喜歡臨帖,對顏真卿的麻姑仙壇記特別喜愛。「創作」只是有需要才寫幾筆。今次是因為有教育機構想找我教書法,要看看我的作品。我先給他看我引以為豪的全版楷書。寫三數隻靚字不難,寫上百字以上而貫徹如一功力小些也不行。老闆一看就臉色下沉。於是我展示這張劣作,老闆立即問我幾時可以開工。

這幅字是用包裝宣紙的粗麻紙隨手寫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