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年前因臨麻姑仙壇記無法上手,試過臨此帖.聽聞顏真郷早期是學禇遂良.今次臨感覺頻字在結字上同諸體幾接近.兩者結字都給人有寬闊感.用筆不能話不同,但從禇字入手難掌握禇字的幼勁,又體會不到顏字的厚重.顏字最好由篆書入手.經多年臨習後,試下寫其它字體是4否有困難,經常聽人講一入顏體字就沒法走出來.

我以前也是以為如此.因本人寫其它帖無法寫得象樣,所以唯有做顏奴.越寫越喜歡顏字. 顏字似乎包含了所有好字的原素,甚至對立的審美完素.今次臨聖教序,正確來說臨了兩小時,已經有禇體的幼勁.因為結字同顏體接近,所以比較易臨.臨得十分好?當然還差很遠.這次臨只能反映出禇體的幼勁,剛毅的一面.聖教序的如古典美女舞動般的優美是表現不出.本人也不打算深究聖教序.我覺得聖教序和性格不配合.